关八(关爱八卦成长协会)品牌全面升级“会火”,为你呈现更极致的娱乐内容
十大事件 | 给世界悠长的湿吻还是湿疹
1-12 17:55   5090人阅读
南都全娱乐

十大事件



给世界悠长的湿吻还是湿疹


文/ 老丁

2018注定是华语音乐圈不平凡的一年,

TME成功美股上市,

让很久没有被广泛瞩目的音乐产业一度高亮;

“土偶”、“土创”让男团、女团横空出世,

我们的国产造星也算是逆市上扬,

一个个崭新的面孔在这一年势如破竹,

最感到压力的是“归国四少”等初代流量。


而在音乐类型领域,

一直被视为下一个风口的电音即可入市,

各种电音厂牌、电音大趴、电音节目纷至沓来,

但尚未像之前的民谣、嘻哈一样呈燎原之势;

神曲却在短视频平台迅速迭代,

《学猫叫》、《沙漠骆驼》等

一首首铺天盖地的同时毫无质感。


而在独立音乐层面,

主将李志突然“叛变”签约唱片公司

堪称石破天惊

各大平台和主流公司

纷纷向独立音乐人抛出橄榄枝,

或以联合之名试图做大,

或以扶植之名招揽上游资源,

略显可悲的是,

独立音乐“爆款”并未因此风起云涌

和主流一样,

除了聊聊几位头部,

大多数独立音乐人依旧困兽犹斗。


虽然产业层面向好,

但音乐人的权益仍然得不到保障,

各种不透明的同时被侵权屡屡发生,

虽然2018年的几起维权事件

有一定的普法作用,

但整体版权意识依旧薄弱,

而KTV金曲的大面积下架

也再次凸显出相关管理层面的漏洞。


稍微让人欣慰的是,

在2018年年底蔡依林、林忆莲、

陈绮贞、许巍等歌手集中推出新作品,

各种“神仙打架”让乐迷耳不暇给,

如果我们的乐坛每个月都这样“神仙打架”,

才是乐迷之福。


出品:文体副刊中心

监制:田霜月 

统筹:王欣

编辑:彭思敏

美编:李蓓

校对: 吴依兰 杨润贤


1、TME上市

小有波折之后登陆美股,属于中国互联网音乐的高光时刻,不仅在于市值,也在于中国的音乐产业终于“走出去”,所谓的“后版权时代”,中国互联网音乐还有了国际化以及资本玩儿法。


几家欢乐几家愁,TME的高调上市也折射出一些掉队友商的尴尬。版权和头部资源集中之后,TME怎样做到上市公司的透明度和责任感,以及在上游领域和用户体验上的提升都是大的挑战;而其他的互联网音乐平台,或者继续融资,或者相约抱团,差异化和良性竞争才是音乐人和乐迷的福音。


TME的盈利模式过七成来自社交娱乐消费,也透视出音乐本身变现的尴尬,怎样让音乐平台通过音乐赚钱,让音乐人真正享受到作品带来的持续力,仍将是迫在眉睫的课题。


2、李 志 签 约

老狼出马复活麦田音乐厂牌,李志团队与太合音乐集团达成全面合作,堪称独立音乐圈的大事。


李志团队这些年的成功运营已经有了旗帜色彩,无论是在版权、演出还是个人形象,给很多“散兵游勇”的独立音乐人以启示,但在经历了“花式在线维权”之后,李志突然停止和经纪人迟斌的合作,继而签约麦田,“叛逃”之声不绝于耳。李志方面有自己的逻辑,独立并不是孤立,稍后太合音乐宣布成立“独立音乐人联合体”,号召更多的独立音乐厂牌联合起来。


李志签约之后,他自己会好吗?他未来的音乐作品会好吗?独立音乐的世界会好吗?目前尚有待观察,至少目前来看,签约之后只有跨年在线直播以及联合开发周边等几个动作。


3、电音迷局

一直被业内人士誉为嘻哈之后的下一个风口,电音在2018更多浮出水面,越来越多的电音厂牌上马,自TME的Liquid之后,网易也成立了电音厂牌(不是网易云音乐)“放刺”,丁磊实现“白天养猪,晚上打碟”的人生梦想,并且真的在上海夜店做起了DJ,旁边还站着王思聪。


此外EDC这样的国际性电音节纷纷抢滩中国,《即刻电音》这样的综艺节目也试图营造出圈话题。电音有其本身的时代性和类型性,但就目前来看,尚未真正突围圈层,也并未像嘻哈一样真正成为全民热门讨论。


不管怎样,电音正在崛起,国产电音也亟需走出“土嗨”和“社会摇”的模式,锻造出真正的国产电音明星。


4、火箭女团

圈内人都没有忘记,在火箭少女101成团之前,各种有关“女团”的悲观论调甚嚣尘上,这个停更,那个倒闭,甚至有“突然死亡”,一度哀鸿遍野。


“女团”难做是不争的事实,但为何火箭少女101能够逆风翻盘,被戏称为“土创”的《创造101》功不可没。出身自湖南卫视的都艳团队和哇唧唧哇还是深谙国产造星,牢牢抓住了王菊、杨超越等关键话题人物,先后打造出“菊外人”、“锦鲤”、“燃烧我的卡路里”等网络热词,让火箭少女101从开始就轮番攻占热搜。


“火少”是真的火了,虽然摆脱不了是非,但出圈是硬道理。青春美好但也短暂,如何持续燃烧,留给“火少”的时间并不充裕。


5、流量男团

如果说“土创”制造了出圈,那“土偶”就是重新制造了流量,并且让C位、pick等词汇全民皆知。


虽然被戏称“土偶”,但蔡徐坤们革新了之前国产男团“土土的”固有印象,作为新生代偶像工业的代表,至少表面是光鲜亮丽的。并且作为全新迸出的顶级流量,蔡徐坤们也让鹿晗们“初代流量”感受到危机,流量迭代是如此之快、如此之残酷,很多人不明所以,措手不及。


稍显遗憾的是,虽然蔡徐坤、陈立农、范丞丞们也很努力,并且粉丝众多,来势汹汹,但并未真正走出圈层,也未能拥有真正有说服力的作品。依照目前偶像迭代的严峻性,留给蔡徐坤们的时间同样不多。


6、花式维权

音乐人维权仍然是乐坛一大痛点,每年都会有音乐人被侵权,侵权成本之低、维权成本之高仍然是既定的事实,有太多的维权不了了之,即便是维权成功,音乐人的收益也很难覆盖成本。


在2018年,李志和当时的经纪人迟斌首创了“花式维权”,先是李志动用微博优势,“性感逼仔”一连串的vlog维权让人过目不忘,而迟斌公布的维权录音更是“一个电话打出了我的眼泪”,逻辑能力让人叹服。李志团队的这次在线花式维权堪称教科书级别,虽然逼出了哇唧唧哇高层马昊,但还是对簿公堂,李志在法庭的视频也用直播的方式让人看到,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普及了版权意识,但更重要的还是法制要跟上。


7、神曲喵喵

短视频平台的火热和神曲相辅相成,并且会触发更多的贴合短视频的神曲,据说已将让神曲从创作者审美跑偏的作坊化生产,转型成全民循环刷榜的工业化流水作业,神曲本身也消解了一首歌的洗脑属性,让歌曲成为更为片段化、零散化、无脑化的魔性hook。


在2018,有无数人都在《学猫叫》,无数人都在用各种方式各种不由自主地一起喵喵喵,卖萌和低龄到炸裂。此外据说神曲的迭代还毁了一种音乐类型——国风,让本来就空洞的风格更为矫揉造作和空洞无物。


神曲的神奇除了快餐化,就是迅速被取代,短视频神曲的另一个吊诡就是让一些尘封已久的歌曲因为一两句旋律被重新抖出来。


8、回到凡间

吴亦凡在《中国有嘻哈》红了一个freestyle,在《中国新说唱》红了一个skr,却没有一首属于自己的红的歌,红到大众层面那种红,而不是只用数据表明的红,数据可以刷出来,红却不能。


虎扑对决之外,为了证明自己他很认真做了一张专辑《Antares》,能听得出非常用心,音乐品质本身很值得称赞,但遗憾,没有能够红出圈。而在美国粉丝“刷榜”事件,虽然和他本人没什么关系,但也透露出一个,虽然签了大公司,有着非常优质的国际资源,但是在美国市场,吴亦凡和他的歌仍然没有什么存在感。这不仅仅是他本人的问题,而是几乎所有想要“走出去”的国产偶像,都必须要接受的残酷现实。


9、抄袭疑云

蔡健雅的新歌《半途》涉嫌“抄袭”引发乐坛一场关于抄袭和“洗稿”的大讨论,和被侵权一样,涉嫌抄袭往往成为备受争议的焦点,甚至蔓延出歌曲之外。


《半途》因为被质疑抄袭泰勒·斯威夫特的《Safe & Sound》,惹怒了大批“霉粉”,新老账一起算,还被翻出很多涉嫌“抄袭”的例证,被冠名为“蔡剪雅”。被说抄袭到底冤不冤,唱片公司和版权公司都出来声明,但蔡健雅不是孤例,至少“洗稿”是大量存在的,从汪峰到李荣浩,甚至崔健、郑钧、朴树等都被网友举出某首歌和国外的某首歌“神似”,而有关编曲是否算抄袭也因为嘻哈、电音的火热一直争论不休。不管怎样,洗稿需谨慎。


10、神仙打架

2018年12月的华语乐坛,颇给人一种盛世光景的假象,这么多天王天后扎堆推出新专辑,12月21日当天,就有林忆莲、蔡健雅、艾怡良等同时交出新作品,很有些“神仙打架”的派头,不完全统计,至少也是近十年罕见的现象。


这其中有合约的因素,也有报名金曲奖的考虑,但不管动机如何,丰富多彩才是幸福的本源,乐迷乐得“神仙打架”,看热闹不嫌事大。美中不足的是,这么多老将新人,这么多很有水准的新作品,却很难有一张能够华山论剑决胜天下的“神作”,“神仙”只顾着打架了,或者“神仙”本无意做神仙,就像陈奕迅一直强调的,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有“歌神”,却没有“神歌”。



转载声明:

本网站转载文章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仅供读者参考,本网站不保证信息的真实性和完整性。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文章涉及版权、侵权或其它问题,请您通过邮件联系告知:tongruoting@qq.com,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评论
热门 / 最新
麻烦您,鱼丸粗面 1-18 8:10
只能看到一半的页面,垃圾
回复
0
Helen 1-15 17:40
手机屏幕无法全部显示文字及图片内容,这种情况出现好几次了,小编能不能先自己预览一下啊,看不到右半边急死人啊啊啊!
回复
0
满记美食 1-14 9:32
图片都看不到
回复
0
扫码直接下载APP
扫码直接下载APP
请登录
或使用其它方式登录
已投票
母猴意西啊,去关八App里查看投票结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