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八(关爱八卦成长协会)品牌全面升级“会火”,为你呈现更极致的娱乐内容
终于尘埃落定了吗
2018-12-17 14:15   5777人阅读
我实在是太CJ了

我们是不是太妖魔化“小龙女”吴卓林了?


这是我最近反复在思考的一个问题,因为她也上了不少新闻。



11月26号的时候,她发布Instagram说自己跟外籍女友Andi已经在当月8号于加拿大注册完毕、正式成为合法夫妻。



在那之前的一天,她也被媒体拍到和新婚妻子Andi一起回到香港。



当时她跟记者说是因为工作原因回来一趟,没有正面回答注册结婚的问题,但说跟母亲吴绮莉有联系过。



至于要不要再回加拿大,吴卓林也说是要看工作情况,反正自己年轻,机会多。



值得注意的是,现在吴卓林在社交平台的信息都显示她姓Zen👇



但之前报道也好,还是她自己的介绍也好,姓氏都是Ng👇



Ng就是吴,是跟妈妈姓的。



而“Zen”很明显就是对应了原名“陈港生”的父亲成龙(虽然英文里一般用拼音的Chen或者Chan,但吴语区的叫法就是Zen,成龙祖籍安徽芜湖即原和县,因此说吴卓林“改父姓”是没错的哈)👇



记者也在机场问了她加拿大寻父以及改父姓的事,吴卓林说寻父很有趣,但改姓纯属是自己的主意。



吴绮莉虽然没有现身,却也是安排了同事接机的。



在结婚消息发布后,吴卓林又发了Instagram说婚后会定居香港:


“没有什么比找到真正的爱情更重要了。有了爱,我们就回来了。香港是我家,一个充满生机和激情的美丽城市。

有爱便有家,家就是安全感。虽然曾在这环境中感到不安,但新的潮流正冒起。家庭是你可以选择的,我们因而永不会孤单。爱比血更强大。

每个人都值得爱,不只是在我确信在仇恨面前的理解、联系、关注和爱可以治愈最堕落的心灵时才能感受到的。

爱永远胜利。永远…”



女儿结婚,媒体肯定希望得到妈妈的回应,特别是在她们母女俩之前有过那么多纠纷和牵扯的前提下。


于是当天下午,香港记者跑到吴绮莉家门口蹲等,她一从车上下来就连忙支话筒,大问其感想与态度。



吴绮莉的态度也比较开明,我搬了比较还原的粤语新闻,大概翻译一下哈:


吴绮莉:什么心情?明天开工咯

记者:女儿结婚知道吗?

吴绮莉:聊工作的事可以吗?

记者:对女儿结婚有什么看法?

吴绮莉:没有什么看法

记者:见过她吗?

吴绮莉:前日见过

记者:会不会祝福她?

吴绮莉:每个人都希望别人过得好,为什么不祝福呢?

记者:之前已经知道她结婚了吗?是不是因为没钱了所以回来?

吴绮莉:不说啦

吴绮莉:我好多朋友都同性结婚,没有什么看法

记者:会不会跟女儿吃饭庆祝?

吴绮莉:开完工再算

记者:接受这件事没有?

吴绮莉: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这些事顺其自然啦

记者:这次回来是交代结婚的事情还是其他事,结婚会担心分家产吗?有没有跟成龙交代事情?

吴绮莉:不说啦

记者:未来在香港发展还是加拿大?

吴绮莉:我觉得她这么大一个人了,我俩各自都有自己工作,我只希望专注自己的工作。



吴绮莉当时是满脸带笑,也送出了自己的祝福,并且相当大方给足空间,不要求女儿返家跟自己住。



两天后吴绮莉再接受ViuTV《十五分钟热度》访问时也说,“每个父母都要接受小朋友长大,我觉得是适应的。”



不仅吴绮莉看上去已经坦然接受了一切,吴卓林似乎也因为爱而敞开了心扉,准备重头来过。


她说有机会跟记者细聊自己的寻父故事,前些天也干脆接受港媒采访,非常平静地说自己从来没有见过成龙,“我对他熟悉的程度,跟你(记者)差不多一样。”




不认识的人,她不打算评价,“我知道我小时候讲话很冲动,但现在心理平衡多了,我觉得人都会做错事,那你做了多少错事,是你的人生,不是我的人生,我根本不在意。”



吴卓林说自己并不在意成龙的遗嘱里有没有自己的名字,今年拍视频寻父无非是想要答案,关于妈妈为什么会这样,关于父母有没有商量过关于自己的存在,关于种种自己一直求而不解的事情。


““很奇怪,因为我一出生,大家都知道我是谁,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他们个个都盯着我,看我会如何潦倒或者怎么样,我心想,这是怎么回事,如果我是一个普通人,不会有人注意我。””



网上有个传言,说房祖名在知道吴绮莉母女的存在后一直想用自己的方式去做弥补,于是给了她们2000万给她们买房买车,甚至吴绮莉现在住的房子也被说成是在房祖名帮助下购入的。



但这个传闻去年吴绮莉开新闻发布会时就澄清过,说是把母亲的旧楼卖出去再买入的新楼,并没有受过成龙一家三口一分钱恩惠。



吴卓林这次也否认了这个说法,自己虽然跟房祖名有血缘关系,但也只是知道有这个存在而已。至于社交平台上用的姓,她解释是“禅”的意思。



在吴卓林心里,成龙没有给过自己爱和答案,相反正因为自己是成龙的女儿,她在中学时受尽欺凌,同学校园暴力她,老师几乎是不管的。



直到Andi的出现治愈了自己,她才逐渐平和下来。



公布结婚和公开访谈给吴卓林拉了不少好感,随手翻了几条微博,评论区都是大家觉得孩子无辜,有想法很好,应该放她好好生活的。



结果话才发出来没多久,新进展来了——


吴卓林婚后没有随吴绮莉居住,而是自己在外找了宾馆暂住,房费一晚450,俩人住个半个月,一共欠了2250元。



房东刘女士也说这两个人态度不好,催租的时候招呼不打,也不让她进屋。



而且吴卓林身上只有20块钱了,根本没办法还租,所以13号晚上刘女士干脆报警解决。


但两个人的态度嘛也还是emmmmmm……



等警察来了进屋一看,房间里又脏又乱,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头,吃过的食物包装袋和饮料瓶也不丢,还有两个没开封的711三明治跟这些“垃圾”一起放在桌上。



在认出吴卓林后,警察和房东才让她找妈妈帮忙,吴绮莉承诺会付清房租才算完事儿,香港警方也这个案子列作租务纠纷处理。


在外住了半个月的吴卓林是在14号凌晨从酒店搬走,再打车回吴绮莉家的。



但这次打车钱,也还是吴绮莉出来给的。



这也印证了之前港媒流传的另一个说法,吴卓林11月24号回港不是因为工作邀约,而是因为她欠了两个月房租被房东赶出家门。



这下子,大家的评论就又变成了,“为什么不能去工作?”




不知道今年8月的时候,大家有没有读过这样一篇文章,说香港从来不缺“疯女人”。



仅是在微博,它的转发量就高达三万,微信、各种阅读器推送所带来的影响力虽然没法直观评估,但依然不容小觑。


这篇文章的作者@安小庆 从美国学界著名的女权主义评论家Sandra M.Gilbert和Susan Gubar的专著《阁楼上的疯女人》中找到一个窥看香港娱乐八卦的角度:


她发现那些被媒体打上“癫人”印记的公众人物其实都有心酸过往,记者们本可以去挖掘更有关怀意义的因果,或者捕捉他们崎岖人生中的温情时刻,但把握着话语权的各位却反复强调用他们的落魄苦痛来警醒香港的看客们——贫穷让人可怖,阶级不可轻易跨越更不能坠落,资本名利场无法饶恕类似“罪行”。


(安利一下这本书,有兴趣的大家可以找来读一读)


这个观点给我的震撼是很大的:万事有因有果,“癫王”亦是普通人,既然所有事都要从头细数一遍(特别是我每天都要整理相关),那为什么不可以跳出原先报道的预设立场去做一些新的解读和思考?


所以蓝洁瑛离世后我没第一时间推送,就是不想再提那些“悲惨遭遇”和“疯癫后半生”。


事实上包括因为胡兵拖鞋事件而退出微博、一度被人指点“精神有问题”的关淑怡,现在过得也不错,Instagram上有晒最近录音工作进展,还分享了不少出席活动的造型和想法。




这篇文章也是以吴家两母女为切入点,当中有提到一些往事,譬如吴绮莉对吴卓林的过度控制,以及潜存的被害妄想和精神问题,又比如吴卓林的反抗叛逆甚至对母亲产生的怨恨。


这些我之前都有写过,吴绮莉九岁时还抱着女儿上厕所,所有现实问题一一屏蔽……



却又信奉棍棒教育,还拿皮鞭抽打过吴卓林。



虽然吴绮莉自己觉得和女儿是朋友,不能禁锢她的发展,要顺应她的天性。



甚至还在吴卓林没成年时教她抽烟和威士忌……



但这样忽放忽收的爱给人带来的不是自由发展,而是令吴卓林出去游学时反而因为遗失手机和母亲断联而倍感轻松。



而吴卓林也不是没做过反抗,她割腕,吴绮莉的回应是“我等她痛”。



这对单亲母女本来就在彼此依赖和“掌控”中牵扯,而媒体的报道和跟进放大了两人从不愿提及的阴影也加剧了矛盾,让吴绮莉和吴卓林各自失陷在自己的认知里。


后来母女俩干脆学会了“借力打力”,用传媒大众对自己的一贯关注来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例如隔空喊话。


2015年吴卓林说当妈的虐打自己,还跑到警局去验伤了,但她身上其实没有半点伤痕,反倒是警方在吴绮莉房间搜到了大麻。




最后吴绮莉蹲了一个星期监狱,吴卓林也解释说是不想看到妈妈碰这些东西才报警。



去年3月底,吴卓林又报警指母亲吴绮莉对自己做出恐吓,这也是自2015年她声称吴绮莉打伤自己后第二次报警抓母亲了。



报警之前,吴卓林曾经更新过一条状态,疑似说“(报警是)自己做过最勇敢的事”。



随后吴绮莉接受访问,说是女儿处于叛逆期,最近认识了一个新闺蜜经常来留宿,还在房间里遗留了镇定剂,但女儿否认服用。两人起了争执,转天女儿就报警抓自己。




其实回顾那次所说的“留下镇静剂的闺蜜”,不难想到就是Andi,不过吴绮莉当时否认了吴卓林是同性恋的说法。



甚至去年10月吴绮莉还报警过,说位于跑马地的家里失窃了。



结果吴卓林出来跟媒体解释说,家里没进贼,是自己回去拿东西,谁知道吴绮莉会报警。



在这样的状况下,我们很难说清楚到底香港媒体的亦步亦趋对这两母女而言到底是一种加害还是变相成全,正如同谁也不知道,“疯女人”是不是自己爬上了高高的阁楼。



说来也很有趣,在读完《每日人物》那篇报道后,端传媒又发布了一篇深度评论文章来做回应。



有兴趣的读者同样可以搜索这篇文章来阅读,它提供了另一种视角:


以90年代中期至00年代的香港娱乐版风气来概括当下香港媒体甚至香港社会的思路是错误的,艺人和记者的迭代会促成文化和观念的向前。



又或者我“马思纯式读后感”一下,在围绕自身议题寻找论据的时候,能不能跳脱出预设立场去客观甚至分开评点人和事,又能不能新旧对应着完成逻辑自洽?


那么我们又要说到吴卓林的崎岖身世和现下的状况了:


这当然有成龙的错,当初是他追吴绮莉追得众人皆知,且是以有妇之夫的巨星身份做这些事的。



但吴绮莉当初铁了心要跟成龙杠上,恶果也都让孩子承担了。



事实上现在华人区的观众都还是会抨击成龙当年的“全世界男人都会做错的事”(放屁我就没有),虽然责不抵过,但对于一个尽力把自己形象高大光辉化的名人而言,这本身就是一件黑历史。



而吴绮莉在生下孩子后被母亲折磨,跪在地上捡钱过生活……



又或者是走投无路到没钱要找成龙求援却被一口回绝,都是她不断地在为自己的错误买单——当然债永远不会有还完的那一天。



而现在吴绮莉也是开工拍戏自己来赚钱,最大目标是令女儿感受良好,她已经试图在翻开新的一页了。



但自曝患有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TSD)的吴卓林在拥有了可以治愈她的爱情后,却依旧横冲直撞着需要母亲来为自己买单。



今年5月5日,吴卓林和Andi加拿大“求救视频”爆出来之后,吴绮莉转发过一篇微博,是她经纪人长文写就的《吴卓林“认父”求助:这不是真人秀,这只是失控的生活》。



里面透露了一些细节,说吴卓林在恋爱后不去上学,人也变得消极,连梦想都没了,勉强能说出一个“环游世界”;



但当吴绮莉经纪人帮她策划了一个旅行节目,希望能以此让她圆满心愿又能赚点钱,并且找到有意向的赞助商时,吴卓林却提出一定要带着女友Andi一起环球旅行。


吴绮莉经纪人拒绝了这一点,此后吴卓林离家出走也断掉了和他的联系。



而这位经纪人也觉得,吴卓林现在的状态并不对,那段视频像是在念写好的稿子,她甚至未必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吴绮莉另一位好友郭秀云也接受采访,说吴卓林就是被Andi带歪了。



说几个月前,Andi曾经给吴绮莉打过电话要生活费,一个月要价几万元,连郭秀云都呼吁大家不要接济这两个人,因为她们可能有“不良嗜好”。



而且郭秀云还说,吴卓林现在在自己的SNS上封锁了吴绮莉的账号,吴绮莉根本联系不到女儿。


之前还传出吴卓林要出自传提成龙,吴绮莉还觉得很奇怪,因为女儿不是成功人士,对社会也毫无建树啊。



Andi已经30岁了却没有工作,需要那时候才17岁的吴卓林找工作来养她,



因为Andi之前视作幼儿园教师的,只是辞职后一直没工开,还被记者拍到Andi跟吴卓林一起去政府机构填表格申请工作。



而且吴卓林跟Andi在一起,过得也非常拮据,抽3块钱的卷烟啦,



点40块港币的M记套餐一顿分成两顿吃啦,两个人并没有一起变得更好,反倒是拥抱着往下坠了。



那时候离家出走的吴卓林便已经找了工作,每月赚万元月薪,但吴绮莉还是会照常给吴卓林每周的生活费。



眼下都2018年12月了,香港媒体又在14号下午蹲到吴绮莉带着吴卓林和Andi去银行转账。



雄赳赳气昂昂要带着爱重返香港,说要重建自己的生活的吴卓林,真的是被妖魔化了吗?


在吴绮莉已经走出去的当口,我们唯一知道的是已经结婚、19岁的吴卓林还不具备生活自理的能力。



转载声明:

本网站转载文章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仅供读者参考,本网站不保证信息的真实性和完整性。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文章涉及版权、侵权或其它问题,请您通过邮件联系告知:tongruoting@qq.com,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评论
热门 / 最新
还没有回复哦!
扫码直接下载APP
扫码直接下载APP
请登录
或使用其它方式登录
已投票
母猴意西啊,去关八App里查看投票结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