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八(关爱八卦成长协会)品牌全面升级“会火”,为你呈现更极致的娱乐内容
被教兽侵犯的女孩们
7-14 18:25   1.2万人阅读
高能E蓓子

最近我一直在关注这样一件事。


一位女记者7月8日发了一篇长文,根据五名举报者的亲身经历,揭露了一名人类学教授张某的恶劣行径。



张某是广东某大学人类学学院教授,“灵长类动物研究”是他的特色研究方向。陈静、小柯、小薇三位女生曾先后参加由张某带队的“田野调查”活动,到一些岛上“蹲点”和“环岛”,了解猕猴行为模式。



在岛上,张某以“一起考察”、“办公室修改论文”为由,创造和女生们的独处机会,然后实施X骚扰。起初,他会称赞女生们的长相,然后言辞越来越露骨,动作越来越放肆,甚至会将她们强行抱住或埋头到她们胸前等等。



假如女生不配合,张某试图给对方洗脑,指责对方“自私自利,翻脸不认人,当老师是工具”,让“不配合”的女生们背上沉重的道德包袱,产生认知倒错。


张某骚扰女孩的套路也很一以贯之——


选择性格温和、家境普通的女孩下手,然后利用特殊情景拉近距离,再试图操控受害者心理。



今年4月,张某对一名大一女孩重施故技,这次女孩父亲找上了门,最后保安调取了实验室走廊外的视频,监控拍到,张进入房间后关灯、走出办公室在走廊提裤子的画面。


由于有视频证据,这次张某受到了内部处分,可是这样的保守处理并不能平息学生们的愤怒,许多受过张某骚扰的女生自觉组成举报联盟,一名女老师发来了举报信。


女老师在举报信称,2011年她刚入职,在校巴上张某与她搭讪,没说几句就开始动手。此后,她几乎每次坐校巴遇到张某,都会受到越来越严重的骚扰,包括往耳朵吹气、抚摸胸部、言语要求发生X关系等。



2018年五四青年节,女生们实名给学校纪委寄出举报信,为了支持这五个勇敢站出来的女孩,同学们还自主成立了“校园反X骚扰小组”,做了一系列的提案、建议信,想通过健全校园机制的形式,肃清这些校园X骚扰事件。


学生们一直在积极探寻行之有效的方式进行自救。可是举报过去接近两个月,学校纪委与女孩们一一座谈,张某仍然若无其事出现在学校里。


直到那篇长文在社交媒体发表,一石激起千层浪,汹涌的舆情令学校作出简短回应:4月份已对张某内部通报,网文与事实不符。


来源:南方日报


7月10日,学校正式公布了处分结果,舆论稍微缓和。


但张某在朋友圈否认了大部分指控……


今年初,北京某大学也处理了一起教授X骚扰事件。


当时,该大学博导、长江学者陈某武被实名举报,一名毕业十多年的学生cici网上发贴,称自己在读博期间,曾被副导师陈某武X骚扰。



cici称,陈某武把她带到家里,谎称请她帮忙照看家中的植物,然后开始言语调戏,将防盗门反锁……最后在cici哀求下停止。


来源:《我要实名举报……陈某武X骚扰女学生》

早在cici发起实名举报前,她收集到了许多同样遭遇的大学女生的控诉。她们当中,有的被要求在聚会上和陈某武喝交杯酒,有的被陈某武要求“做我的女朋友”;还有的曾听到陈某武“与妻子感情不好”,意图发生X关系的暗示。


其中一名女生因为长期被X骚扰,为自保准备了录音笔,这支录音笔为举报陈某武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


Cici实名举报帖子发出当日,学校在官微上声明成立工作组,迅速开展调查核实,并暂停了陈某武的工作。10天之后,学校给出了“零容忍”处理结果。


这个学校的处理方法是类似事件中的正面案例


叫兽侵犯女生似乎已成高校痼疾,其中最常见的方式就是依仗不对等的权力关系,对学生在成绩、毕业、就业等方面进行胁逼,更有甚者将学生洗脑成“后宫”,对学生们长期行使“X权力”。


2014年某大学爆出的X骚扰事件即是如此。


某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吴某,多次利用指导论文、保研保博的机会,对自己指导的女学生进行X骚扰。



对于这些女学生,他会先以言语挑逗或肢体骚扰,如果被对方明确拒绝,他会直接威胁:我不再骚扰你了,现在开始, 你如愿成为最普通的那批学生了!



女学生洋洋,就因为拒绝吴某的X骚扰,屡次被派往偏远工地,博士入学7年,洋洋只拿到了结业证书。



还有一类学生,则完全屈服在吴某的淫威之下,这些女生通常能得到吴某明承诺的利益,获得保研保博的机会。


有和吴某发生关系的女生也加入了举报队伍


洋洋最初将事情上报到学院,无果,直到她在微博发出控诉,三个多月后,学校对吴某明作出“开除党籍,撒销教师资格”的处分,但并未给予行政开除。



声明中确认吴某对某些女生存在X骚扰行为,但对于那些发生关系的女生,官方的认定是——“不正当X关系”,而不是外界说的“诱奸”。


背上“不正当X关系”这种污名的女生,其受害者身份顿时会遭到外界质疑;我想到,如今,遇到类似事件之后噤声的女生越来越多,这和举报成功率低、代价太大不无关系。



受害者的孤岛效应:

创伤之后,魔鬼从未离开


我们刚刚提到的人类学教授张某X骚扰事件中,一名叫陈静的女生称自己经历了张某的咸猪手之后,一直被强烈的羞耻感支配。她越来越压抑,情绪低落,还持续做噩梦——梦到张某拿着刀向她逼近。


为了躲开张某,她放弃了自己喜欢的“灵长类进化论”的研究;另一位女孩小柯,甚至放弃了在母校读研究生的机会。


被陈某武骚扰的女生Cici,也出现过抑郁症、幻听幻视,需要靠吃抗抑郁药才能维持正常生活。


她们最终选择向公众倾诉了出来,让大部分公众了解并接纳了她们内心的撕裂和痛苦,相信不久的将来,她们也会与自我和解。


但不是每个被X骚扰的女生都有这种和解的机会。


上个月,甘肃一名19岁的高中女生李某爬上百货大楼的8楼欲轻生,楼底下冷漠的看客起哄甚至拍手,浇灭了她对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点希望。最后,女孩从高楼上一跃而下。



后据新闻报道,依依患有严重抑郁症,而诱发的原因,是两年前一起班主任猥亵案。


女孩生前曾向庆阳法院提交《控诉状》,里面清晰提到,2016年9月,她因胃病发作在公寓房间休息,期间班主任吴某厚来询问病情,并开始对她进行猥亵——用手摸脸,抱住她亲吻并上下其手,意图撕破她的衣服,最后因另一老师敲门进入,她才得以逃脱。



班主任的恶行,让这个未成年的女孩感到"无边的黑暗、恐惧、羞辱和恶心",勇敢的女孩没有选择自己吞下这份痛苦,第二天,她将遭遇告诉了心理老师,但不专业的心理老师居然将班主任请到女孩面前,劝说女孩接受班主任的道歉。女孩一瞬间受到极大刺激,情绪陷入极端的黑暗。


当日,学校将吴某厚调岗,从高级教师降至中级教师,并调到实验室工作。


吴某是该校的“化学招牌”,他曾被评为市级模范班主任、骨干教师


几天后,女孩将事件告诉了父亲,出于隐私方面的顾虑,一直到2017年3月,她的父亲才决定报警。第二天校方收到警方通知:吴某厚被行政拘留10天。


同年8月,公安局立案侦查,但今年3月,检察院却做了不起诉的决定,女孩继续向高一级的人民检察院提起申诉。


5月18日,检察院宣布维持不起诉决定:理由为“吴某厚的犯罪行为情节显著轻微”


在一份《不起诉理由说明书》中看到,吴某厚为自己辩解,他用嘴接触依依的额头、面部、嘴部是为了进行体温测试。



可以想象拿到这份说明书的女孩,该有多绝望。


猥亵发生不久,女孩就被确诊得了抑郁症,2017年6月,在北京安定医院诊断为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PTSD患者会在思维、记忆或梦中不自主地涌现与创伤有关的情境或内容,也可能会出现严重的触景生情,甚至感觉创伤性事件再次发生。


PTSD的一个典型例子是电视剧《如影随形》中张延饰演的米朵。


米朵五岁时被一名老爷爷背上阁楼X侵,长大后的她忘记了童年的苦难,但梦中经常会反复出现一段令人毛骨悚然的“鬼梯”。



这段“鬼梯”经常反复在梦中出现,带给她莫名其妙的屈辱和痛苦,她被这种诡异的梦境折磨了二十多年。



最后,她在朋友的帮助下找到了这段“鬼梯”,童年时代的惨痛创伤顿时苏醒,她崩溃了。



李某某的情况与之类似。在高一、高二的时候,她成绩不错,有希望考上二本,梦想将来读新闻或传媒专业。



遭受猥亵之后,痛苦无处宣泄的她从一个爱笑的女生变得沉默寡言,她会在家里撕自己的床单,不时陷入呆滞状态,上课时还会忽然抽泣。


李某某的房间


抗抑郁药物副作用很大,她身体发胖,嗜睡,半夜又会头痛,室友曾经见过她痛到揪自己的头发,甚至拿头撞墙。


感觉前程无望,李某某前后自杀过好几次,其中有三次吞食大量药片,最后被紧急送到医院洗胃,而她醒来第一句是说:爸爸你救我干啥,我实在难受。


2017年高考前夕,也就是收到“不起诉说明书”不久,女孩爬上了学校六楼,一边哭一边大声控诉吴某厚,最后被消防员救下。


这位消防员,也是今年6月在女孩坠楼后大声痛哭的那位。据说他接到警报前20分钟,刚和妻子去民政局登记完,他百般劝慰鼓励女孩:你以后还会结婚,会遇到喜欢、爱你的人,会幸福的……


但是饱受抑郁症折磨的她,没有勇气和力量等到那一天了。



李某某离世的第3天,她的父亲在发布了一条状态:


十九春秋培支花,未斩先折杀。殷殷鲜血淋漓撒,敢怨风水雨打?化作春泥勿发芽,无意开新花。七百朝夕苦挣扎,不知怎生打法?四个时辰绝壁挂,艳阳怎舍落下?诀别亲友需时勇,却到天黑害怕……

 


最后,这位伤心的父亲给自己写了一条留言,令人心碎。


窗外的月亮,越看越像我女儿的笑脸。天就要亮了,笑脸还能挂在我窗前吗



受害者的斯德哥尔摩效应:

不对等的爱情幻觉


在吴某明事件里,其中有一位和他发生关系的女生化名“青春”,回忆起自己陷进“爱情陷阱”的经历,其实不完全因为利益,而是吴某的步步逼近。


一个人,用导师身份先对女生严厉批评,再温柔抚慰,借机接近,进行言语或肢体触碰,步步试探,直到得手……整个过程就像温水煮青蛙。


直到吴某后来被举报,还有相当一部分女生站出来为他洗地,她们打着真爱的旗号,表示自己是坦荡荡的“师生恋”——她们大概已经在这段畸形的师生关系中产生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师生恋”原本就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话题。很多师生恋中,学生对老师的感情究竟是出于自愿还是被强迫,这一点没法说得清。


也许有人会拿沈从文追求张兆和,杨振宁与翁帆结婚,马克龙娶了自己的语文老师布里吉特做例子。



但这些是特例,翁帆与杨振宁、马克龙和老师恋爱时双方都已经没有师生关系,沈从文和张兆和的结局并不美满,另外,我们也不能拿个别的案例来反驳常识。


老师X侵学生这个问题一直以来都没有能得到应有的重视,很大原因也正是因为“师生恋”算是校园里的灰色地带。

《男人四十》讲的也是师生恋的故事


2014年曾经有一部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惹过很大的争议,《不能说的夏天》。

主人公白白是个独自到异地求学的女孩。



她的指导教授李教授从容儒雅,与学生们第一次见面就用语言获得了学生们的信服。



这其中包括单纯的白白。白白深知自己未来的课业和李教授息息相关,所以课后她主动去找李教授想要成为助教。


她眼中高高在上的李教授并没有走常规应聘流程,而是把白白带出去独处,并且在饭桌上各种夸奖她。



白白以为自己获得了李教授的初步认可,于是饭后毫无戒备地跟李教授回到办公室。办公室里,李教授先跟白白聊起了婚姻生活,又突然在办公室对白白施暴,不管白白如何呼救都没停下动作。



白白和很多遭受过老师肢体骚扰或者猥亵侵犯的学生一样,不敢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


一方面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接下来的生活,另一方面又害怕影响到自己正常学业。最重要的是,白白知道这件事暴露出来之后,尽管目的是让施暴者得到惩罚,在声讨的过程中,她也一定会被人戴上有色眼镜看待,在舆论里受到二次伤害。



承受不住心理负担的白白尝试自杀过,但被及时发现并且救回来之后,事情露出的痕迹被学生们传成了“白白暗恋教授,是破坏教授家庭的第三者”。



白白把这件事憋在心里不敢跟任何人讲,李教授也就凭借自己的年龄阅历,利用职权天天和白白独处,企图继续换取白白的信任。


对于白白来说,或许相对于接受道貌岸然的教授侵犯了自己,不断暗示自己“我爱上了教授”更容易接受。



所以白白从一开始对李教授的害怕和抗拒,慢慢变成了依赖,并且开始主动请求李教授和自己亲密,希望可以得到这个衣冠禽兽的庇护。


李教授顺势利用白白的信任,承诺要保护、照顾白白,因为他已经“爱上了白白”。



事情在学校里越闹越大,白白抵不住压力先后自杀了四次,终于在老师和一位愿意为她申诉的律师帮助下,把李教授告上了法庭。


只是李教授平时给自己营造的形象太好了,简直是学校里的完美老师,所以辩护过程中,学生证人们替李教授辩解、作伪证,舆论严重偏向李教授。



第二次在法庭上,虽然有证人出面,但白白却因为在教授的攻势下出现了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居然拒绝控诉李教授……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也就是被害者对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


电影的结局是,李教授在庭审过程中突发疾病去世,他的妻子对白白做出了补偿,也有很多女学生终于肯出面指认了李教授的禽兽行径。白白正在走出身体与精神双重重创的阴影。




电影改编自真实故事,真正的受害人也因为不堪重负,轻生过很多次。


案件一审判决李某一年两月并减刑为七月,二审改判无罪,受害人继续上诉。可还未等到宣判,李某便因心脏病突发去世,受害人也因此一直没能走出阴影……



其实,“爱上施暴者”算是X侵事件中受害者面临的最可怕心理陷阱之一。


像我们曾经提到过的《3096天》里,被囚禁长达8年的娜塔莎,会因为侵害者的话而心动,在侵害者死亡后失声痛哭。



或者《捆着我,绑着我》里面,玛利亚爱上了绑架囚禁自己的里奇。



或者《监禁风暴》里的四个姑娘,最终都对让她们变成X奴的李牧产生感情,甚至互相争风吃醋。


这个也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


和这些案例不同的是,有那么一小部分才华横溢却内心龌龊的“老师”总是会被社会打上一层厚厚的道德滤镜,惯于被社会舆论包庇。


白白和李教授的事情被外界知道后,受责骂的一直是白白


对学生而言,老师不同于常规定义里的“坏人”,他们不会戒备,更因为老师和自己的学业关系重大而多生一份尊敬和崇拜。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学生自愿,“师生恋”依然非常值得怀疑和深究。



当年轻学生遇到了头顶有灿烂光环的教授,双方的地位是不对等的。


我们不排除有“真爱”的存在,但一个残酷的现实是,大部分情况下与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的老师,都是借职务便利不断吸引年轻的学生,然后借爱之名不断控制年轻学生。



而陷入这种关系的学生,在困境中湮没自身后,会被人渣教师轻易抛弃,然后他们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



这种关系让人不寒而栗。


说到底,严重不对等的关系很难产生真正的爱情。况且,世界还存在惯于瞄准学生的人渣教师。



E姐结语


在讲台上指点江山的那份风流洒脱仅仅属于老师,因为他拥有教师这个身份,他有话语权可以施加影响力,他有高校这个平台发挥自身的才干和个人魅力。


因为职业带来的便利,教师格外容易因其知识和风度赢得学生好感。


光环效应当然璀璨,但学生的喜欢是真正的爱情吗?未必。


喜欢教师的学生大概分两种心态:一种主要是羡慕教师才华和人格魅力,从而产生浓重好感;另一种是的确是受到教师的异性吸引,对其产生了强烈情愫和性冲动。


而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必将性冲动美化为爱情,那仅仅是人的本能和自然反应而已。


不论如何,都要明白,这种喜欢仅仅是阶段性的,持续期不定,没准会随着成长和毕业很快消失,因此不值得投入精力。


在这种情况下,请谨慎主动接近教师,在就读期间,保持师生关系的边界明晰,这是保护你自己和对方的方式。


转载声明:

本网站转载文章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仅供读者参考,本网站不保证信息的真实性和完整性。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文章涉及版权、侵权或其它问题,请您通过邮件联系告知:tongruoting@qq.com,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评论
热门 / 最新
今年不熬夜 7-14 22:18
我读书的时候也遇到过,被性骚扰,导致我现在非常排斥接触异性,甚至有时会恶心想吐,真希望那种人渣原地爆炸
回复
4
会长的偶像 7-17 1:09
別說學生,就像做老師的,也曾經受過領導的潛規則暗示。真的是夠惡心,簡直想反手給他幾個巴掌!
回复
1
灵灵 7-18 10:32
想起了台湾那个死去的年轻女作家
回复
0
扫码直接下载APP
扫码直接下载APP
请登录
或使用其它方式登录
已投票
母猴意西啊,去关八App里查看投票结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