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八(关爱八卦成长协会)品牌全面升级“会火”,为你呈现更极致的娱乐内容
-5’18’’
拿命换来的国产良心片
1-2 11:15   1.3万人阅读
独立鱼电影

「可可西里」是一句蒙语,意为“美丽的少女”。

在电影《可可西里》之前,很多人对它一无所知。

导演陆川凭借这部片子,声名鹊起。

然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可可西里》之前,还有一部关于这个地方更为震撼的电影。

陆川也是看了这部片子,才拍出了《可可西里》。

而他电影里记者的原型,正是那部片子的导演彭辉。

鱼叔今天要说的就是这部震撼的纪录片——

《平衡》

豆瓣9.4,好于96%的纪录片,堪称国产纪录片乃至世界纪录片的良心。

导演彭辉因看到了题为《可可西里的保护神》的报道,来了无人区可可西里,并一跟就是几年。

极其恶劣的气候,极其简陋的设备。

以至于 “一遇到风雪就靠自己的身体和几把雨伞为设备遮挡”。

彭辉率领摄制组冒着生命危险,用近4年时间,在“生命禁区”拍摄出了纪录片《平衡》。

早在1984年,大量的盗猎者开始进入可可西里,捕杀藏羚羊,剥皮牟利。

一只藏羚羊皮,可以卖五百块钱。

如果把它放到中印边界,可以卖的更高,一张一千五百块。

为保护可可西里的生态,青海省治多县于1991年成立了野牦牛队,负责武装反盗猎。

1994年,第一任队长索南达杰在与盗猎分子的枪战中死去。

索南达杰去世后,他的妹夫担任队长一职。

这就是本片的核心人物,扎巴多杰。

坐在可可西里湖边,扎巴多杰说:

我在还没有枪高的时候就开始打猎,那时候国家对于保护动物的法规还没有出台,后来出台后,我就把猎枪放下了,特别是索书记牺牲之后,唤醒了我的环保意识,我成为了彻底的环保主义者。

带着这样的心,他投入到了反盗猎的工作当中。

然而,政府没钱给他们。

所有经费来源是出售缴获的藏羚羊皮。

也就是说:“他们的工作做的越好,越没有钱保护可可西里。”

在一次亚洲野生动物保护论坛上,尼泊尔环保部长说:

他们在1994年所查获的藏羚羊的绒是八百公斤,全部来自中国。

平均一只藏羚羊的产容量是一百到两百克之间。

八百公斤需要多少藏羚羊?

在暴利的诱惑下,很多人不顾生命危险,潜进可可西里偷猎。

1996年,扎巴多杰和队员们破获了一个大案。

现场共有藏羚羊皮五百四十多张。

进入盗猎现场,他们看到满地藏羚羊的尸体。

尸体都是母羊,周围还有被开膛后的母羊生下来的小羊羔。有的小羊羔不知道妈妈已经死了,还一直在已经被剥掉羊皮的母羊身上找奶喝。

扎巴多杰和队员们目睹这惨烈的场景,气愤极了。

为了震慑盗猎者,也解决队员和环保志愿者的住宿问题,他们决定自己筹钱建立保护站

志愿者杨欣用自己写的《长江魂》一书到处筹集资金,和志愿者们一道在可可西里建立了中国第一个自然保护站,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

在纪录片里,一位队员说:“那些盗猎分子不知道保护站是什么,但是很害怕 ,知道以后打猎会特别困难。”

扎巴多杰说:“你就这样宣传,说里面什么设备都有,能把盗猎人的一举一动都看的清清楚楚。”

但实际情况是,保护站里不仅没有这些设备,甚至都没什么吃的

在4.5万平方公里的可可西里地区巡逻,每次往返需要十几天

他们不仅要面对猖狂的盗猎分子,还要面对大自然的致命威胁。

有一次,三个队员困在里面,走了三天三夜才走出来,耳朵冻的直流水。

还有一次,追捕十几天后,已经没有一点粮食,他们只好捡盗猎分子逃匿时吃剩下的臧粑和烟头。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他们被困在了叫做鬼门关的“烂泥潭”,海拔高达5620m。

整整三天,他们被困在那里,没有水源。

只能喝泥水维持生命。


扎巴多杰谈到,有一次伙食断了,大家几天几夜没东西吃

他最后决定亲自用枪打一只羚羊,给大家吃。

我本来是一个保护主义者,但在那种情况下,人都要饿死了,确实没办法。

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扎巴多杰依旧对生活和未来充满了情感。

在他的带领下,大家虽然奋战在恶劣的环境中,却依旧保持乐观积极的生命状态。

镜头里,他们总是充满了质朴的感染力。

他们把小鸟当作自己的好朋友。

在鸟儿死去时,他们还为它举行仪式,把它送向神湖。

在队员生日的时候,大家还一起点蜡烛唱歌庆祝。

整部电影没有任何的解说,却完全能捕捉到导演对于这群人和可可西里深厚的情感。

“他的目光在队员的生活当中闪现,他的情感追踪着可可西里的每一个生命。”

羚羊的奔跑、鸟儿的飞翔、早晨和黄昏的云、还有动人的队员们。

它们都在导演的镜头下,被饱含情感的注视着。

可就是这样一群人,他们有时候不仅好几月拿不到工资,还面临着吃饭的问题。

为了得到更多的资助,扎巴多杰决定亲自去北京募捐。

对于北京之行,他的回忆是:“非常的高兴,非常的顺利。”

很多人都愿意帮他,他感到了希望。 

在离开北京前夜的招待所里,面对导演的镜头,扎巴多杰说:

保护野生动物,大自然人类生存环境,每个人都有责任和义务。没有国界之分、党派之分、没有地区之分,更没有你我之分。 

随着环保工作越来越被重视,可可西里一部分地区建立了管理局。

但是包括扎巴多杰和牦牛队队员在内的一些人,却被排除在外。

他们参与工作,却拿不到任何的经费。

在从北京回到青海后不久,扎巴多杰“死于自杀”。

他的死亡是突然的,墙上还有自杀留下的子弹痕迹。

面对镜头,妻子白玛哭着说:“他从北京回来时说,可可西里的那些事情再有两三年就可以了,然后我们去内地好好玩一下。”

所有人,所有人都如此突然的面对着扎巴多杰的死。

对导演来说,无疑也是痛苦的:

我跟扎巴多杰出生入死,爬冰卧雪...你片子拍完了,作品是出来了,但是人没了,这种情感上带来的这种伤害,任何东西都替代不了的,他无法弥补的。

从1995年9月到至今,"西部野牦牛队"共破获盗猎案62起,抓获盗猎分子240人,缴获各类枪支56支,子弹万余发,缴获各类车57辆,搜出藏羚羊皮3180张……

在纪录片的最后,是牦牛队队员唱的歌:

青海的公路通西藏  

可可西里呀好风光

蓝天白云出雪莲嘛  

藏羚羊把这里当作家

1997年,可可西里被正式列为国家自然级保护区。

这也是索南达杰生前最大的愿望。

藏羚羊也从不足2万只逐渐恢复到7万余只。

可谁能想到,就在大肆杀戮之前,可可西里曾生活着几百万只藏羚羊。

后来的人再也看不到它们成群奔跑时壮观的场面了。

在面对生命被盗猎者残忍屠杀时,鱼叔真实的看到了一群有血有肉的人,在为其他生命的生存权利斗争。

他们保护野生动物的出发点是那样的质朴,原始。完全是生命面对另外生命时的爱和抒情。

两任队长牺牲后,保护可可西里的任务依旧在每个人的身上继续着.....

不仅是藏羚羊,不仅是斑头雁,我们需要保护的是,这世界上每一寸土地上的生命。


转载声明:

本网站转载文章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仅供读者参考,本网站不保证信息的真实性和完整性。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文章涉及版权、侵权或其它问题,请您通过邮件联系告知:tongruoting@qq.com,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话题
评论
热门 / 最新
番茄咖灰 1-2 14:35
震惊、感动、微笑、再看到后面,难过得气愤!!尊重每一种生命的人,没有被郭嘉尊重……
回复
5
谁啊? 1-2 14:01
太难受李,好人的结局往往不是我们想的那样。社会比我们想的更可怕。
回复
4
蜜蜜小兔 1-3 9:50
回复
0
S*Y 1-2 12:54
不能看 看了心里难受要死
回复
0
扫码直接下载APP
扫码直接下载APP
请登录
或使用其它方式登录
已投票
母猴意西啊,去关八App里查看投票结果吧